喜欢我吗

永远小学生

。在我消失的这段日子里……已经转型了猫猫lo主(。)

虽然flag没达成,但还是决定开始填坑啦(。•ˇ‸ˇ•。)

大噶今天想看什么?

[喻平叶ABO]活色1

 @欢欢  的点文,复健一下。

我的五月病真是肥肠准时哦。

1

嘿嘿

王叶-驯龙记(2)

1


这篇大概无脑苏爽(

同世界观前文戳tag


2


王杰希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副宾主尽欢的局面,高英杰站在喷着银色烟雾的仪器堆中,看上去很兴奋地讲着什么话题——听上去像是他最近做的研究课题。另一个男人坐在下面的小沙发上认认真真地听着,脸上露出赞叹的笑容。

“那个,”高英杰停下来喝了一口水,忽然想起什么。他看了男人一眼,小声说:“对不起、您是不是听得很无聊……”

高塔中的魔法学徒有些很开放,他们能说会道,口若悬河,与之相比高英杰却醉心学术,很少与外人交流的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也许面前这位先生就像他童年时的朋友们一样对魔法的话题感到了无聊?

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对魔法理论很有兴趣。

高英杰的脸后知后觉地发烫,他的两根手指纠缠了起来。

“不,你的思路听上去很新颖。”男人摇摇头。

高英杰脸上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他刚要开口,抬起头,正好看见王杰希正站在门口。

“老师,您回来了?“

“……”王杰希对他颔首:“早,英杰。”

“您早。”高英杰高兴地回答。


两师徒关系很好,高英杰并不像大陆绝大多数人一样对他名满天下的导师感到敬畏,反而对他的导师的出现倍感亲切。

王杰希走进房间。一道道银色半透明的丝线将大魔导师的礼帽和外套除下,挂在一旁的树形衣架上。王杰希穿着内搭的便衣一直走到桌子边,他的衣着仍保持着贵族的古老制式,然而一些细微的饰品又很符合当下的流行,看上去有些混搭的美感。

王杰希手指在自己的椅子上拂过,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叶修回给他一个笑容。

王杰希没有多说什么,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导师,我将研究报告放在了您的桌子上。”高英杰说。

“嗯。“王杰希用瘦白的手指敲了一下桌子,一打白纸哗啦啦地扬了起来,它们白色蝴蝶一样纷纷落在了一旁的抽屉里,王杰希忽然问:“英杰,你们已经认识了?”

“您说谁?”高英杰茫然,接着他反应了过来,“啊”了一声。

魔法学徒高兴地回答:“是的!我已经和这位先生认真地交流了一些问题,……但是我还没有问过他的名字。”

王杰希似乎挑了挑眉头。

高英杰为自己的迷糊感到抱歉。

“我对此并不感到奇怪。”王杰希却说,他又看了叶修一眼。

高英杰有些茫然。

王杰希道:“他叫叶修。”

叶修,这位先生的名字挺好听。高英杰心想。

 

高英杰觉得有些奇怪。真奇怪,他今天总是觉得奇怪。

这天下午,导师请他和叶修先生喝了下午茶,并不是说王杰希请他们喝茶很奇怪,奇怪的另有其他方面。高英杰小口小口地喝着放了蜂蜜的甜津津的花茶,幸福地被香气扑了满鼻。

王杰希喝了一口红茶后将茶杯放了下来。

叶修坐在高英杰身边,一手撑着椅背,正侧过头来和高英杰谈天。他说话很有自己的风趣技巧,经常逗得涉世不深的魔法学徒笑个不停,倒是把大魔导师晾在了一旁。

王杰希瘦长的手指放在膝上忽然轻轻敲动了一下,下一秒叶修的背一下子绷紧了。

“……”

高英杰问:“怎么了吗?”

“没什么。”

叶修慢慢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了坐在他身旁的王杰希一眼。高英杰满头雾水,但他们都很快没有了异样。

夕阳快要到来的时候,高英杰终于快要告辞了。他跟王杰希与叶修道别。走到办公室的门口时高英杰礼貌地转身关上门。下一秒他呆了呆,叶修站了起来,手肘支着沙发面,以一个十分大胆的姿势从后面环抱着他的导师,一根修长的手指滑过王杰希的下颚。

王杰希坐在沙发上,头也不抬:“有事?”

“你在办公室养猫了么?”

“没有。”王杰希说。

“藤蔓?“

“你想说什么?“王杰希反问。

高英杰听得一头雾水,叶修笑说:“咦?原来是我要问什么么?难道不是你弄的什么什么长长的东西一直从后面……我了。”中间那个字他凑在王杰希耳边说的,高英杰没有听清。

王杰希抬起眼珠,看向叶修。

下一秒,高英杰面前的门啪地一声合拢了。

 

高英杰茫然失措地离开了塔顶。

他失魂落魄地一直走到自己的宿舍里,躺在床上,满脸迷茫。忽然高英杰惊吓地想:大魔导师都是这么会玩的吗?


---

想起来了更新一下

周叶-手腕(27)

2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

不好意思AO3里面的标号好像写错了,请大噶当作没看见(。

周叶-手腕(2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omega的腺体瞬间被灌满了另一个男人的信息素。痛苦,折磨,滚烫,还有毒蛇一样潜伏在四肢百脉中的沉积的疼痛……瞬息之间世界天翻地覆,两个人像是在地狱熔炉中再度相遇,叶修睁大了双眼,周泽楷掰着他的脸,重重地喘着气,终于第一次近乎疯狂地吻了吻他的嘴唇。

四瓣嘴唇接触的片刻,水乳交融都完全不足以形容这种感觉,像是天堂与地狱之间纠缠的一湖水,两人都震了一震,原来在痛苦的漫长旅途后,亲吻是这样的滋味,像是刀锋上的蜂蜜一样甜蜜。

这就是上帝送给AO之间独一无二的礼物。

Omega被迫的发情期延续了很久,即使是被标记之后也只是稍微好上一些。周泽楷在浴缸中放了半池水,用花洒冲洗叶修的头发,那股混杂着雪松味道的海盐涩气却越冲越浓,后来叶修已经失了声,竟被弄得生生昏死过去。潮湿的浴室中两人的信息素缓缓退去,周泽楷将他搂在怀里,心中忽然一怔:原来他又瘦了一些。

 

周泽楷将外套将叶修一裹,抱着觉得没重量似的。当晚就回了母亲留给他的别墅。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回到这里了,院子里红色的蔷薇花开得满园都是。

叶修被他放在床上,有些冷似的,周泽楷正坐在床边定定看他,下意识起身去给他关窗户,这时候一阵风从窗口吹过,吹得周泽楷忽然清醒了一些,他回过头,叶修浑身一片青紫痕迹刺了他的眼睛,这副惨相便是拜他所赐了。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周泽楷自嘲地笑了笑。

周泽楷起身到隔壁去打电话给江波涛安排轮回一些事物。有些事情说不清,他说得久了一些,终于挂了电话之后,叶修已经醒了。

周泽楷进门的时候,叶修像一条被生生拖上沙滩的深海鱼一样半死不活,他似乎喉咙干得厉害,手胡乱从床头柜上上一摸,什么东西似乎被带掉了,“啪”的一声,一杯放得好好的温水杯被他挥到了地上。

周泽楷抱着胳膊看着叶修。

叶修一点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床下的玻璃杯渣,又看了眼周泽楷。

“没钱了,赔不起。”叶修嗓子干哑地说。

周泽楷:“……”

他看了眼叶秋,出门去了。回来的时候拿了个小簸箕,扔在床下,“别下来。”

叶修对他笑笑,不说话。

周泽楷说:“你手脚上的锁链,这个弄不断。”叶修哦了一声,周泽楷起身想给他再倒了一杯水,叶修在这么短一段时间又睡着了一次,慢慢睁开眼睛。周泽楷将一杯马克杯送到叶修口边。

叶修低着头,喝了一口水。他们离得近了,周泽楷闻到他身上混杂着自己信息素的味道,慢慢地说:“喝完脱衣服。”

“……”叶修说。

 

反抗无效,叶修有些昏昏沉沉的,应该是周泽楷给他打了一针镇定剂,既然没得反抗那就干脆享受呗。叶修以一块砧板上肉的自觉,坦然让周泽楷拨开他的衣服,周泽楷目光定在叶修小腹处一块渗出血丝的开裂伤口上,浓密的眉毛皱了皱,面无表情地从床头柜里找了些药物出来。

叶修诚实地笑笑:“我还以为你要强奸我。”

周泽楷:“我买了你。”

“是么?”叶修哦了一声:“那你可赔大了。真不好意思,我身上最后一块表也拿去换钱跑路了。”

周泽楷定定看了他一眼,“为什么嘉世追杀你?”

叶修笑笑:“咦?这就是商业机密了。”

周泽楷听他不说,近乎无声地嗤了一声,在他伤口上随手缠了一道绷带,道:“自己弄。”就撒手坐到一边去了。

叶修等了半天,无奈只得自己动手,心中道:这小混蛋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他被人标记时还是又气又无奈的,醒来之后倒既无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表现,甚至也不怎么显得生恨。叶修醒来见自己双手双脚被人锁在床上,也不过哦了一声,对周泽楷说:“你锁链拉长一点,免得我晚上去不了卫生间还得叫你起床。”倒让周泽楷气笑了。

周泽楷冷着张脸,几天内问了几次叶修是怎么沦落到这种境地,既是想看看张益玮去世这件事下命令的罪魁祸首是谁,心中也难免有些私心。

叶秋似笑非笑地绕几个圈装傻充愣,周泽楷也拿他没办法,不肯对他严刑拷打,便只能一个人暗暗生闷气。他其实是生自己的气,心里只得恼怒地承认,他始终抱着一丝希望,有一天叶修忽然同他说他是无辜的。

若叶秋说了,他愿不愿意信呢?……他会的。周泽楷心中漠然地想,而叶秋偏偏不愿意骗他。

 

这几日下来,叶秋几次三番把周泽楷气得要死。

叶秋如果喜欢一个人,总是能轻松讨人喜欢,他总是脾气好,不轻易恨谁,可他不想让人过得高兴,三两句又憋得人满心窝火。不巧得很,标记了他的那位alpha显然也正是叶修现在不大喜欢的人了。几次三番周泽楷被气得不想理他,拂袖而去,在走廊里走了好几趟,又拨了几通电话让江波涛那边加紧排查,江波涛忽然见不到老板的人,本来就分身乏术,何况老板的电话倒是一通急似一通。挂了电话忍不住长叹一声,心道拿人钱财真如杀人父母。

唏嘘之余也逐渐加紧了对事件的排查。轮回生意已经回了正规,蒸蒸日上。处理完老帮主这件事的首位,周泽楷就可以明里外里毫无障碍了。

他这方面查嘉世,嘉世其实也在翻天覆地地找叶秋。整个港城被翻了一个遍,到处传闻都说叶秋兴许早就死了,只是嘉世不愿被人发觉这才大喊捉贼。这可冤枉得很,嘉世中层以上谁知道叶秋本来断断续续出现的蛛丝马迹几天前也突然不见了,这日陶轩在家中发了大火,又加紧了人手去追查。一旁刘皓附耳道:“叶秋突然不见,他在嘉世呆了十年,他的人脉都在嘉世。现在一个人哪儿有地方好去,说不定就是外面有家族包庇他哩。您说他吃里扒外,嘿,说不定就是真的……”

陶轩听得眉头一皱,心中顿时疑窦丛生,左思右想果然如此,更觉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刘皓如此怂恿一番,陶轩终于点头让他另外带了一个小队自行行动去了,刘皓心中顿时大喜过望,领命去了。

再者一点不得不提,少了叶神这位绯闻中心,港城大小绯闻报纸一时都有些失了色。

别墅外面的港城风起云涌暂时都与叶修无关了,他竟安安心心在周泽楷床上呆了一段时间,周泽楷标记他之后虽将他淫亵意味十足地锁在了床上,一牵叶修就双手被吊到头顶,再也动不了,周泽楷却并未做些什么,这倒让叶修暗松了一口气,心道:那事真是疼得很,还是少来为妙。


谁知这日晚上,周泽楷又被他气得半夜摔门而去,叶修左等右等,久等周泽楷不回来,这日竟连午饭和晚饭也没得吃,叶修心中顿时十分后悔,心道早知道他今天脾气这么大,少说两句就好了。

他给自己换了药和纱布,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再次醒来时,只见地下灯火通明,不知道多少部车开了过来,叶修心头一跳,眯起眼睛侧身拉开一线窗帘往下一看,见院门洞开,明火执仗,最开头一辆车开进了房中。

车停在了院落里。

周泽楷与几人下了车,那几人向周泽楷躬了躬身子,周泽楷淡淡点了点头,几位大佬攀谈时,身后几人将一个黑色一人大的包裹抬了下来。

一辆辆豪车流水一样开走了,园中只留下几个看上去老老少少的实权人物。叶修心中转了几个念头,躺到床上。过了一会,终于听见外面响起了什么声音。

叶修缓缓从床上支撑起身体,这一次他更大拉开窗帘,透过落地窗向下看去。忽然周泽楷抬起头,淡琥珀色的眼仰了起来,透过两层楼的高度精准地与叶修的目光对视。

两人目光相交了一瞬间。叶修见周泽楷眉峰一动不动,重新垂下了眼珠。

忽然有人将包裹上的绳子一抽,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滚了出来。

叶修居高临下地看着,心中哦了一声,这是一张他在嘉世中某个下属的脸。他们倒也是老上司老下属了,私交却并谈不上。此时,叶修忽然想起周泽楷与他说起张益玮去世那日的事情,心中恍然,已经有了预感。

那人口中东西被去了,仍是叫骂不止。叶修听不甚清楚,但隐约几个字也知道骂的内容不堪得很,听得几个老人用拐杖在地面上敲击,大声骂了回去。这时周泽楷却有些不耐烦了,他从袖管里抽出一把黑色手枪,似有似无地看了叶修一看,头也不回地开了枪。

漫天一下子万籁俱寂,只听消音后“噗”得一声,地面上几棵娇嫩的红蔷薇被劲风扫落,这位仁兄大睁着眼睛,头顶被开了个大洞,一股股热血流了一地。他人死得轻轻松松,一了百了。周泽楷将手枪重新垂了下来,目光环视了一圈。

叶修看完了全程。一直到周泽楷目送几位长老离去,才忍不住点了点头,心想:小周果断得很。

只是要换了他与周泽楷对调位置,大抵是拿这人与周泽楷先对峙一番,观察观察再说。真假都是情报嘛。何况若自己真是全然无辜,唯一人证当着自己面死了,岂不是死无对证冤枉得很?


---


对不起大噶,明天不知道有没有,就好困……

周叶-手腕(25)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预警:强迫标记,狗血,放飞,雷。



--

本文标记可以摘。明天大概没有,这周忙到飞升,明天打算补眠(。

就好久没找理由开点文了(。)

第5条评论,第29条评论,第37条评论写一下

没那么多我就自己精分一下(ง •̀_•́)ง


好啦达成了(。•ˇ‸ˇ•。)数了下分别是 

5:黄叶 养成

29:喻平叶

37:黄叶原著向


啊……天天大胜利Σ(っ °Д °;)っ!